睡眠問題:少年,“禿頭險”來一份?
作者:賈鈺婕 王麗婧 楊鈺燦編輯:賈鈺婕
發布日期 2021-11-18 18:56:00

近年來,“熬夜修仙”、“夜貓子”、“資深熬夜黨”等網絡用語逐漸成為部分大學生群體的代名詞,大學生睡眠質量備受社會關注。研究機構麥可思數據調查數據顯示:大學生平均睡眠時間為7小時,15%的大學生每日睡眠不足6小時,70%的大學生認為應該養成早睡早起的習慣。

校園“困獸”在行走

數據顯示,近半數大學生入睡時間在23點到0點間,1/3的大學生通常在0點以后入睡,熬夜已經成為絕大多數大學生的日常。

究其原因,大學生活壓力大成為“罪魁禍首”之一。數學與統計學學院2020級的方小智(化名)常常頂著一雙熊貓眼,在課堂上哈欠連天。從大一開始,由于課程學習與學生工作的雙重壓力,她不得不犧牲睡眠時間以完成相應的任務,凌晨一點睡早晨七點起已經成為了她的睡眠習慣。雖然有的時候的任務并沒有特別繁重,但是由于已經養成了這個習慣,她也不得不繼續熬夜下去。“我的生物鐘已經形成了,要想改變也沒有那么容易。”方小智坦言。

在被調查群體中,17%的大學生認為自己睡眠質量差,近四成認為睡眠質量一般。在日常睡眠時間不足6小時的群體中,36%認為自己睡眠質量不好,在日常0點后入睡的群體中,這一比例為30%。

明明是寢室里第一個上床卻是最后一個睡著的人,數學與統計學學院2019級的范晶晶(化名)經常在床上翻來覆去,明明十一點就已放下手機,閉上眼睛準備睡覺,但腦子里總是會胡思亂想,很難平復思緒進入睡眠,常常直到凌晨一點才能睡著。她說:“睡覺前,我習慣將自己一天的事情回憶一遍,但常常越回憶越亂,心一亂便沒有了睡意。即使閉著眼睛,但大腦依舊清醒。”和她經歷相似的還有很多人,別人睡一個小時就可以達到的效果,他們往往需要付出更多的時間才有效。“睡眠質量差可能與我的性格有關,因為我的性格是那種只要有心事就會煩躁,但生活中總會有各種各樣的煩惱。我也嘗試過在睡前運動幫助睡眠的方法,但效果也近乎其微。”歷史學院2020級的李輝(化名)對此深表無奈。

具體分析零點后入睡群體的熬夜原因可以發現,熬夜進行“線上娛樂活動”(75%)的比例最高,手機、電腦等電子設備里面的精彩信息不斷吸引著大學生“再玩半個小時”“再玩一個小時”,等大學生緩過神來,時間已經走到了深夜。

“一般晚上10點多就上床休息了,但往往會在床上玩手機,先跟朋友閑聊,接著就刷視頻,最后再刷一下朋友圈,折騰下來就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半了,昏昏沉沉睡去時已不知時間。”生命科學學院張小米(化名)說。第二天起來,她感覺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時間久了,發現自己不僅視力下降,也出現了黑眼圈,甚至也出現了脫發的情況。雖然深知熬夜的危害,但是當夜幕降臨,張小米又拿起手機繼續她的“夜生活”。

拒絕“修仙”,不做“特困生”

有多少次因為睡過頭而不得不舍棄溫暖的食堂,結果在趕去上課的路上,頂著寒風解決早餐?多少次因為睡眠不足而在早八的課堂上昏昏欲睡?多少次在夜晚的游戲中精神抖擻,次日卻無比懊悔?又有多少次對著5點的華師說“晚安”?

缺少睡眠或睡眠質量不佳則會叫人精神緊繃,疲憊不堪,而充足的高質量睡眠仿佛給大腦按摩放松一般,令人神清氣爽,心曠神怡。

由于過去生病的經歷,心理學院2021級的陳熙(化名)十分注意維持個人身體健康,而保持良好的睡眠習慣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個環節。22點,當許多人的夜生活剛剛按下開始鍵時,她已經完成洗漱,鉆入溫暖的被窩,在眼罩和耳塞的全副武裝下,外界的紛紛擾擾都被阻隔在溫暖的堡壘之外,她一夜安眠。當次日清晨的陽光從窗簾的縫隙悄悄溜進宿舍的時候,她已在伏案自習,開啟新的一天的學習進程。

為了維持這樣的睡眠習慣,陳熙總結出了自己的一套方法:“該幾點睡就幾點睡,該幾點起就幾點起。偶爾難以入睡時,我會采取物理手段來幫助自己快速入睡,比如戴眼罩、耳塞,泡腳,或者出去散步,快速眨眼,數自己的呼吸等,我還購入了隔音床簾。”22:00入睡,次日5:30起床,一天的時間在無形之中被拉長。充足的睡眠為她在學習生活的戰場上提供了良好的保障——她擁有更多的時間去背單詞、畫思維導圖、晨跑鍛煉……她坐在食堂愜意地吃著早餐,笑著說道:“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

除此之外,健康合理的生物鐘同樣也會促使人們維持著較好的睡眠習慣。文學院2021級的代夢(化名)會在熄燈前喝上一杯熱牛奶,準時睡覺,“晚上十一點多準時就困了,第二天最遲八點多就會醒來,很精神,也睡不著了。”按照生物鐘作息的時候,她總是發現自己學習的效率會顯著提高,自己也會比其他同學更加地精神。有的時候,她也會打破自己的生物鐘,但是她卻發現自己“第二天總是昏昏沉沉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勁來”,后來也就將自己的生物鐘一直堅持下去了。


熬夜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廣東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精神心理科主任醫師林志雄認為:大學生在大學期間不要自恃年輕就放縱自己,把熬夜當成習慣,要養成健康的學習和生活習慣,早睡早起,減少手機等各種影響睡眠的因素。

人工智能教育學部2020級的李晴(化名)曾經是一位資深的“熬夜大師”,于她而言,凌晨一點鐘睡覺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突然有一天,我感覺到自己很疲憊,心跳也加快了,整個人的狀態很不好。去了醫院以后,醫生告訴我這是長期熬夜造成的后果,我的身體已經在‘敲警鐘’了。”她表示,從那一天開始,自己再也不敢熬夜,“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比什么都重要。”但是,拒絕熬夜并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李晴發現每天都有無數的事情“強迫”她熬夜——填不完的工作表格、寫不完的課程作業、刷不完的網絡資訊……她依循老師的建議,規劃自己的日程安排,給晚上睡覺留下充足的時間;同時,遠離手機也是關鍵的一步,她睡前一個小時后就不再玩手機,網絡世界的紛紛擾擾都與她無關。“我剛開始還不太習慣,后面漸漸發現自己也不怎么脫發了,上課注意力也集中了,就想一直保持下去了。”李晴如是說道。

美國《認知療法與研究》雜志刊登紐約賓漢姆頓大學心理學系研究員雅各布·A·諾泰爾博士及同事完成的一項以100名大學生為對象的新研究發現:入睡時間遲會增加悲觀情緒,導致重復的負面思維。而早睡卻有助于改善情緒,充足休息也有益大腦更好地處理情感和解決問題。

毛澤東在《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中寫道:“睡眠和休息喪失了時間,卻取得了明天工作的精力。”很多人認為熬夜“戒斷”很難,但是李晴卻表示:“從當下開始改變自己,每天改變一點點,其實一點兒也不難。”她在東湖邊看見初升的太陽,在圖書館享受愜意的早晨,在教室里精力充沛地學習,而這些都是熬夜無法帶給她的。“我每天晚上都在期待著第二天會有多精彩。”她笑著說道。

改變不良的睡眠習慣,收獲更加精彩的明天,從提前熄燈開始。

熱門搜索

熱門推薦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掃一掃”,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幸福宝入口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