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學,辦個讀書會
作者:文/屈詩藝 杜函珈 席田婧 楊盈盈編輯:屈詩藝
發布日期 2021-11-22 17:43:32

明明是應該專心聽專業課的時間,大二學生易歡歡(化名)卻時不時拿出手機上下滑動,查看是否有人報名加入班級的讀書會,暗自興奮地期待著踴躍報名的場面。最后,30余人的班級中,讀書會的報名人數止步于10,其中還包括易歡歡自己在內。她打聽了隔壁班的讀書會現狀,發現參與率和自己班一樣慘淡,要不是隔壁班強制班委參加,恐怕讀書會“門庭”更加冷落。

看書基本上被公認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易歡歡知道完整讀完一本書十分困難,期待同學們能參加讀書會,相互督促,提升讀完一本書的成功率,也猜想大家都是愿意的。但,平時學生們抱怨因為忙沒空看書,現在辦個讀書會促進閱讀,為什么學生們不愿意呢?

幾家慘淡幾家愁

“我很努力地在動員大家了,但是效果不盡如人意。”作為班長兼讀書會負責人,易歡歡對讀書會“門庭冷落”的現狀感到惋惜,但也理解同學們的選擇。在大學,學生的精力被學業、學生工作、社團活動、志愿服務、學科競賽等等事項分割著,想靜下心來閱讀,心有余而力不足。

易歡歡隔壁班的大二學生夏天(化名),作為讀書會的負責人,她甚至自己都不愿意參加讀書會。“誰不知道應該多讀書呀?但是還有這么多課程論文和小組展示,我真的讀不下去,”夏天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要不是我們班主任發起讀書會,點了我的名字,我還真不愿意當負責人。”

夏天也了解廣泛閱讀的重要性,但是她對舉辦讀書會持消極態度。“讀書會或多或少有一點強制的意味,像那些強制參加、打卡、寫讀后感、交流心得……很容易沾上‘形式主義’,流于表面而效果不佳,”夏天神情嚴肅,認真地陳述自己的觀點,“任何好事,沾上了強制就不‘香’了。”

吸取了隔壁班的經驗教訓,易歡歡盡最大努力削弱讀書會的強制意味。“我們班沒有強制要求參加讀書會,”易歡歡眉頭輕蹙,陳述觀點,“我認為,如果不是發自內心愿意去閱讀,參加讀書會意義就不是很大,讓大家反感得不償失。”她班采取的參與機制是:首先,眾人推薦書目,投票選出最受歡迎的三到五本書;其次,選擇一本心儀的書閱讀,如果一本都不喜歡的話,可以下次換了書再決定。

其實,讀書會受到冷遇的原因,可能不僅僅在于學生們對讀書會機制的不感興趣、甚至反感,還在于學生們對讀書的不重視,甚至漠視。

“如果有時間的話,我其實更愿意出去走走、玩玩手機等等……”新聞傳播學院的大一學生沈小婷(化名)選擇了不參加讀書會,“再說了,想讀書的人可以自己讀喜歡的書,不喜歡讀書的人參加讀書會也沒必要。”她一旁的同學也透露了較低的參與意愿。

讀書是一個更需要耐性與思考的過程。與能夠迅速帶來快感的事物相比,讀書顯然占弱勢,不能成為空閑時間表上的優先級,也顯得無可厚非。

幾家歡喜幾家盼

不同于同學易歡歡和夏天的多思多慮,教育學院大二學生岳微微(化名)對她們班讀書會的未來充滿期待。盡管了解參與率可能不高的情況,她的注意力聚焦于閱讀的美好,雙眼似乎閃著光:“我發現有的書在不同的課堂上被科任老師多次推薦,真的迫不及待想讀完這些書,然后大家湊在一起分享心得。”

近日,她聯合同專業的另一個班級舉辦了讀書動員會,邀請了兩個班的班主任到場發言。岳微微分享了她們班讀書會浪漫的名字的由來,和自己辦動員會的“幕后花絮”:“邀請老師可以起到更強的號召作用,兩位老師也特別重視,發言內容特別豐富,我們班老師還自掏腰包給我們每個人買了一本書。”

岳微微表現得十足樂觀,她并不認為參與讀書打卡人數的多少很重要。在她們讀書會的打卡群里,她會努力多打幾次卡,起表率作用。“活動嘛,有人參加,沒人參加,都是正常的,有了開始就是好的,”她態度積極地表示,“至少要有這個平臺,留存住對閱讀的仰望。”

在歷史文化學院,有一個幾乎符合所有讀書會負責人一切想象的讀書會。出于專業閱讀與研習的愛好,成員們聚在一起。點點螢火,有了成為皓月之輝的希望。

“古時夜里讀書用燭燈照明,蠟燭燃燒久了,需要剪掉多余的燭芯來維持明亮的照明,‘剪燭’這個詞語也有很多的內涵。不過我當時選‘剪燭’作為讀書會的名字,主要是想傳達出孜孜不倦的閱讀之意,也希望大家能夠帶著自己的體悟與收獲秉燭前行,照亮漫漫長夜。”“剪燭”讀書會的負責人、來自2019級歷史性基地班的程維軒傳達著他對閱讀的情懷和態度。

幾家豐收幾家謀

最初,“剪燭”讀書會是程維軒等人研讀論文時產生的想法。2020年春天,因為疫情的影響,他們在家上課,交流的匱乏和低效促使他們決心組織一個活動小組,專門進行史料研讀與著述討論。在交流和分享中,不同思維的碰撞給予了靈感的火花,他們提出許多新穎獨到的見解,也因此希望召集更多的同學們加入。除此之外,程維軒等人在外校參加學術交流時,了解到外校的讀書分享會。這種定期的活動與專業的討論讓他心生向往,決心要把“剪燭”辦得更好。

作為校學生會的成員,現在已經大三的公共管理學院學生劉明明(化名)曾參與組織過兩屆校學生會的讀書活動,在相關比賽中獲得了亮眼的成績。“從如何讓活動運營得更好的角度談論,書目選擇、打卡形式、趣味環節、講座沙龍以及宣傳環節都要下功夫,”他分享自己舉辦活動的心得,坦然面對優點和局限,“書籍選擇科學,評價方法也足夠公平,但是活動中規中矩,創意度還有待提高。”

易歡歡絞盡腦汁,想讓活動充滿趣味。她其實考慮過把定期打卡這一項去掉,但如果這樣,讀書會就難以起到促進閱讀進度的作用。最后,她決定折中一下,采用趣味的打卡形式,譬如:對書中某一段落進行幽默的改寫、續寫,在尊重原著的基礎上進行同人創作等。不過,這些還只是想法,易歡歡打算等同學們“熬”過大部分的論文最后期限再公布。

“如何協調參會同學的時間、如何邀請老師和學長參加、如何組織活動的合理進行……之前也遇到過困難,不過尋找解決方法的過程充分鍛煉了我的能力!”被問到組織讀書會的收獲,程維軒認為自己受益匪淺,也分享了自己在參與中印象最深刻的經歷,“第七次活動,我分享了自己的習作,與談同學表達了興趣,提了很多極具價值的建議與想法。我們探尋不同時空的人們在社會生活、宗教文化中的“縱樂”與“困惑”,以及人們解決問題的嘗試……這次交流內容跨越古今中外。”

“今年12月,我要在倍閱書店舉辦我們班的讀書交流活動,要好好辦!”易歡歡自我激勵,斗志昂揚。

臨近2021年的尾聲,給年末的歲月增添一抹書香,看上去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熱門搜索

熱門推薦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掃一掃”,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幸福宝入口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