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遠方》:遠方 在心底 在路上
作者:韓宇璽編輯:司小平
發布日期 2021-11-19 00:13:40

11月5日至7日,中國原創音樂劇《在遠方》來到武漢,開啟了二輪巡演最后一站的旅程。這部劇講述了來自社會底層的快遞員姚遠把握時代機遇,艱苦創業,不斷找尋自己的遠方的故事。作為一部反映中國時代變遷,講述普通人奮斗歷程的現實主義原創音樂劇,《在遠方》無疑講好了中國故事,描繪了時代圖景。我有幸坐在劇院里聆聽姚遠對遠方的向往和追索,也深刻理解了“遠方”這一主題對當下的青年人有何種意義。

遠方有夢想。“遠方”是貫穿全劇的線索,也是全劇的主旋律。主人公的名字“姚遠”,貼在昏暗倉庫里的標語“遠方不是腳到達的地方,而是心超越的地方”,姚遠反復吟唱的“何處是遠方”......無一不暗示著他尋找遠方的征程。然而遠方之路,何其艱險。從上世紀90年代躲避稽查隊東躲西藏,到窄小倉庫里的窮苦生活,從21世紀外來資本的沖擊,到天災人禍的無情打擊,姚遠一路櫛風沐雨,依然堅定地走在去遠方的路上。有一幕場景至今留在我的腦海里:新世紀的鐘聲敲響之際,姚遠和兄弟們被公司辭退,他們一無所有,他們寂寂無名,手里只有行李,胸口熱血未涼。他們在困厄中唱起“我的夢,我的夢,緊握在手中”明晃晃的燈光照著舞臺上每一個追夢人堅毅的面孔,照亮了他們熱血激昂的心。此時此刻,我為每一個不愿臣服于命運的人熱淚盈眶。

遠方有溫情。奮斗的路途充滿泥濘和坎坷,可姚遠從不孤單,他像我們所有人一樣,被親情愛情和友情包圍著成長。他和心愛的姑娘在廢舊的倉庫里談起遠方和夢想,他和好兄弟在窮困潦倒時唱起“擁有這天和地,有我的好兄弟......”他在二叔的護佑下長大,二叔嘮叨著“叔是過來人”,“給阿遠加倆荷包蛋”。他在幸福中長大,更懂得奉獻自己的愛。他對自己的兄弟說:“你看,那萬家燈火,總有一盞燈是屬于我們的。”他向心愛的女孩求婚:“我要給你一個交代!”二叔去世時,他跪倒在舞臺中央,哭著唱起“叔是過來人”,感念二叔的養育之恩。他奔走于大街小巷,為街坊鄰居跑腿,他在汶川地震時挺身而出,為抗震救災獻出自己的力量。個人的愛,家國的愛,在姚遠身上匯成溫暖的洪流,滌蕩著每一位觀眾的心靈。他告訴我們,愛是一切的選擇的緣由,是一切問題的答案。

遠方在武漢。“命運的路上,獻出我力量,我們的希望,就在遠方……”大戲落幕,全體演員唱著劇中的歌曲走向臺前,向觀眾表達謝意。武漢,是《在遠方》所確定的第一個二輪巡演城市,主創團隊中的很多成員也都來自武漢。他們感謝這座城市在疫情防控阻擊戰中作出的艱苦卓絕的努力,《在遠方》的成功上演,也正說明了疫情防控的成功。生活在這座城市中的千萬普通人正像姚遠一樣,他們用奮進與堅持匯聚成時代的底色。最后,劇組以“英雄之城,遠方再見”收官,向英雄的武漢人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遠方不是腳到達的地方,而是心超越的地方。”當姚遠騎著三輪車,為了創業之夢奔走,他張開雙臂,大聲地唱著“何處是遠方,你想抵達什么地方?”這是姚遠對內心夢想的探求,更是對在場所有人的詰問:“你的遠方在哪里?你將要如何抵達你的遠方?”回看自己的人生,我又何嘗不是走在去遠方的征程上?高三時為那個遠方的夢想拼搏不止,九月份孤身來到遠方開啟新的旅程,自己原來也是走在遠方路上的人。我曾經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也懷疑過自己的努力是否有價值,但姚遠的歌聲告訴我:志之所趨,無遠弗屆。一步步走,終有一天能抵達。

音樂劇的大幕落下,每個人的拼搏和奮斗卻絕不會落幕,我會帶著那個遠方的祝愿,繼續向著自己的遠方前行。

熱門搜索

熱門推薦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掃一掃”,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幸福宝入口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