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每一次轉身,你都在
作者:鄒媛奕編輯:羅佳雨
發布日期 2021-10-30 10:20:11

在我印象里,學習生活的很多路好像都是我自己走過來的。小學、中學的時候一個人走去上學,一個人在房間里寫作業,一個人承擔每一次考試的壓力,又是一個人提著大大小小的行李箱走進大學。我獨自跌倒又爬起來,獨自處理各種各樣的事和人際關系。我總覺得,我的父母在我身邊,但好像又沒有。

在我高三的那一段時間,我父母似乎并不能理解我備考的壓力。他們總是過分關注我的考試成績,而忽略了我的感受。當我聽說別的父母給孩子莫大的鼓勵與支持時,我就想起每一次拿出平平的成績單時,父母默不作聲的模樣。甚至在高考前的一個月,我的父親看著我的成績單,平靜地說:“我覺得你也就這樣了”。我常常反問,其他孩子備受家人呵護,但為什么當我摔倒時,我的父母卻不在身旁。

不久前,我的一個室友打電話與她的父母傾訴開學第一個月的忙亂、疲倦。掛了電話以后,她緩了一會兒神說:“我爸挺暖的,他和我說,‘我永遠是你最堅強的后盾。’”而對比之下,大學的這一個月,我只和父母通過一次電話,而且只是為了說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有時當一些疲倦無力感涌上心頭想要尋找傾訴對象時,我卻沒法撥通父母的電話,因為他們一直不懂我。至于“永遠陪你”這樣的詞,似乎從來不會出現在我與父母對話里。室友每天都能接到父母的電話,而我給父母發的微信卻時常都得不到及時的回信。

這就是真的離開家了吧,這就是真的獨自一個人了吧,我想著。

一天晚上,因為一篇稿子需要盡快上交,我需要父親給些修改意見,將稿子拍照發給了父母。十一點之后我打開微信,看見沒有回復,心中難免失落。到了第二天早上,我突然意識到沒告訴他們怎么修改稿子,他們對電子產品的使用并不熟悉,或許他們根本不知道如何在手機照片上進行修改。我打開微信,卻看見母親發給我一張照片,照片上是我的稿子,已經用紅藍筆進行了修改。稿子是母親的筆記,修改的是父親的筆記——母親將我的稿子謄抄了一份,讓父親在上面進行修改。我有點震驚,我的稿子足足有五頁之多,從抄完到修改需要多久?我說:“媽,你這樣太慢了。”母親回復道:“后面的你爸還在改,昨天抄到了一點多。”我一時語塞,良久才回了一個的“好”,內心卻早已被五味雜陳的情感占滿。離家一個月以來浮現在心頭的千言萬語此時呼之欲出,卻又好像滿滿塞進了茶壺里的餃子,一句也倒不出來。

愣了半天,我這才突然意識到,我的父母似乎剛剛用自己的方式跟我說了一句一模一樣的話:我永遠是你最堅強的后盾。

在我的成長旅途中,當我向前奔跑的時候,我在我的身邊看不到他們,可是我每次回頭,他們好像都在那里。每個晚上的作業和考前復習是我獨自在桌前挑燈,可是轉身總能得到一碗熱氣騰騰的飯菜和一個削得干干凈凈的蘋果;摔倒時是我獨自爬起來,可是轉身總能得到包扎處理;大學報道時是我提著箱子獨自邁入校門,可是低頭時我就能看見微信發來的一條接著一條的信息。十八個春夏秋冬,無數個回頭,總能看見一個叫家的站點,那里站著我的父母,他們就這樣看著我走得越來越遠,仿佛默默地說著“我們一直在這兒”。過去的十八年我對這些視而不見,直到我與父母漸行漸遠,偶然一次的轉身,才發現了那些不甚張揚的關心。

很多時候其實并不是父母不在我們身邊,而是父母追不上我們。我們一年年長大,在一次次成長中腳步越邁越大,而他們卻在一年年老去,體力越來越弱,逐漸被我們甩在了身后。可是他們還是期盼著你前行,越遠越好,哪怕他們可能會再也追不上了。即使如此,腳步跟不上了,愛卻好像從來未曾遲到過。

所以即使我們總是在孤獨的前進,一轉頭,卻總有人在轉角處等你,望著你的背影,數著你的腳印。我們很容易忘記那個人,因為我們的腳步一直是在向前。但是當我們真正明白了這一切,我們就該回頭看看,看看那個多少年如一日地站在我們身后的他們,趁著一切都還來得及,給他們一個擁抱,并且記住他們。因為他們是我們生命中,最堅固的后盾和最溫暖的港灣。

熱門搜索

熱門推薦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掃一掃”,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幸福宝入口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