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水溶于水中
作者:張兆珍編輯:屈詩藝
發布日期 2021-11-08 20:55:36

我反復修改題目,從“我與記者團”到“我記得”,始終在把自己從偌大的隊伍里拉近又放大,視角顯得很局限。回想加入華大記者團的過程,思緒停駐在我的姓名被添加在見習記者名單的那一剎,我像一朵浪花躍入海洋,像水溶于水中。

我讀到“像水溶于水中”這句話,是在柴靜的《看見》一書中,我談起記者這個身份,也會想到柴靜細致的敘事和白巖松深刻的對白。所以,在進入記者團之前,我對校園記者的構想是針砭時弊、猛烈地表達以及不停地奔走。

二零二零年桂花香氣濃烈蔓延的十月,我加入了華大記者團的中文采編部和音視頻部。現實與之前的構想并不太相符,校園記者除了挖掘深度,更注重傳遞溫度。在考研的同學們無比焦慮時,他們會寫一封信使之安心;當同學們埋頭讀書卻錯過了窗外風景,他們會捕捉初雪的畫面制造驚喜;校園里散落的浪漫故事,他們會認真采訪后講給更多人聽;他們會做好每一次校園活動的報道,等校友在多年之后朝花夕拾。他們做的事情,是我喜歡的事情,是我不太擅長卻想努力做到的事情。

在中文采編部,從隨筆到評論,從人物采訪到資料搜集,從選題創意到修改終稿,我的耐心成倍增長。一年過去了,我成為正式記者,不再刻意追尋對仗工整又句句押韻的形式,不再任由思緒牽動著我書寫沒有條理的碎碎念,可以稱作是最大的進步。指導老師教會我的除了字斟句酌的嚴謹,還有第一次培訓時講到的“事事有回音”。事事有回音,就像遠處吹起一陣風,海面上泛起輕微的漣漪;一問一答的交談,讓我能夠及時調整態度,轉變風格。

在音視頻部,我有幸參與了一些講座和晚會的拍攝,也嘗試著和搭檔把臺本上的想法一點點轉化成現實畫面。印象最深刻的是2021年畢業季的校園采訪,學長學姐們用抽簽選中的字條來造句,面對鏡頭笑眼盈盈地說不再見,穿著學士服的他們依舊青春依舊無畏,奔入人海,只留無悔背影。指導老師對細節的把控令人欽佩,無形中塑造著學生們的做事態度。

在華大記者團的一年來,我實際的收獲遠大于我想要的收獲。一些跨越院系的珍貴友誼,一扇溫暖的有歸屬感的電梯門,一場不可復制的美妙相遇,一些共同拼搏的時刻,凡此種種,成為我不愿向惰性妥協的動力。經歷多次修改寫出一篇稿件的過程確實很艱辛,但只要能表達得更清晰,我想我會愿意一而再再而三地接受指正;創作欲的燃燒并不會影響內心的激昂,我偏偏要證明面試時說出口的“我十分愿意精益求精”。

因為相同的熱愛而凝聚的團隊,終將會把熱愛發揮到極致絢爛的程度。因為堅定的新聞理想而奔走的人們,也終將會勾勒出這個世界最真實的面貌。我崇敬他們在信息爆炸的時代里、仍然相信并發揮真實表達的力量,也深深感動于融合了理性與感性的旁觀者視角,愿所有新聞工作者節日快樂!

熱門搜索

熱門推薦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掃一掃”,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幸福宝入口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