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的饋贈
作者:陳宇婷編輯:屈詩藝
發布日期 2021-11-09 11:00:07

時已深秋,我漫步在校園小道,依舊嗅得桂花香。香味濃郁,爭先恐后地繚繞在我的鼻尖,久久不肯離去。我抬頭望望桂花淡雅的黃,不知何時,心緒飄回那一抹不甚起眼的白色。

不似桂花花香濃郁,梔子花的香淡得只有靠近了才能聞到;也不似桂花長在秋季,梔子花在初秋就已凋落盡了。是啊,梔子花花期早過了呢。我愣住,家鄉老屋門口那兩株梔子花樹的主人也早就離開了。算一算,該有十年了吧?

我的童年離不開梔子花,鄉下沒有什么花店,每年最值得期待的就是梔子花開了。上學路上,我總會經過老屋。天氣剛一轉暖,我就迫不及待地湊上前看看有沒有花骨朵長出來。梔子花樹的主人總會笑我心急,說待花開了一定立馬告訴我的。的確,她從不食言。梔子花一開,她就會早早地挑選好并摘下一朵,坐在老屋的院前,等我經過。早晨剛摘下來的花還帶著露珠,在花瓣上晶瑩剔透,溫柔的陽光灑落在她的銀發上、手里的花瓣上,像幅畫一樣好看。看見我,她便招呼著我過去,將露珠和花蕊上的小飛蟲甩干凈,用發夾把花別在我頭發上。

我笑著問:“為什么要這么早就把花摘下來呢?”她笑得很好看,整理著我頭上的花兒:“提前摘下來我才放心。這可是最好看的一朵,萬一被野貓糟蹋了可就不好了。”那時還在上幼兒園的我不知道什么叫做歲月靜好,只知道這格外美好的一幕始終在我的腦海里,為我編制了一個充滿淡雅花香的金色童年。

鄰里鄉親總說,這梔子花樹的主人像梔子花一樣。年輕的時候像梔子花一樣好看,老了也還帶著梔子花的風韻,有著淡雅的氣質。她很寶貝自己打理的這兩株花樹,但也不吝嗇于把花摘下來送給鄰居們,一整個夏天路人都能聞到老屋周圍空氣中那縷淡淡的花香。正像她在村里人們眼中的那樣,從不被人詬病,從不落人口舌,一直都是和梔子花一樣美好的形象。杜甫有詩云:“梔子比眾木,人間誠未多。”像她這樣梔子花一般的人,很難再遇到了吧?

是的,很難再遇到了。

8歲那年的夏天,我的童年只剩下梔子花,梔子花樹的主人沒有繼續為我摘下最好看的那一朵。送她走的那一天,屋前梔子花還開得正盛,卻無人欣賞。我用我那被淚水浸濕的雙眼,依稀看見村里好多人都自發來送她,有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都來送我的奶奶。小小年紀對死亡的理解還很懵懂,但是淚水還是不由自主地淌過我的臉。至少,我知道奶奶永遠地走了,我再也不能和奶奶一起欣賞梔子花,一起坐在院里享受梔子花香的饋贈。

而后,我離開小鄉村到城里求學,很少會像兒時那樣天天盼著梔子花開。只假期偶爾再往老屋那兒走走,看著沒人打理的梔子花樹,全然不如記憶中那樣茂盛與生機。我常常盼望著和奶奶在夢里相見,但不知為何,她很少來我的夢里。我更愿意相信她一直和梔子花在一起,不舍得離開半步。

梔子花花語不少,我最喜歡“守候”這一個,雖然我不知道這兩株梔子花樹樹齡有多久,它長了多久抑或還能再活多久,我都認為它一直會守候著我這段最美好的記憶。

就好像,奶奶一直陪伴著我長大;就好像,世間繁花無數,而我早已看過最好的。

熱門搜索

熱門推薦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掃一掃”,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幸福宝入口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