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作者:瞿文君編輯:屈詩藝
發布日期 2021-11-10 20:27:03

高中時,我很愛看《青年文摘》。曾經在某一期雜志上看過一篇《大風走過八萬里,不問歸期》,因為喜歡作者的文筆,更佩服他追夢的勇氣,我專門把這篇文章抄在了本子上。作者寫的是他努力成為一名軍旅記者的一路,當時我只覺得感動,沒想到現在再看,我的心境竟然與作者如此相似……

高考結束填志愿時,我覺得法學、新聞、英語、中文這幾個專業都可以,在家人的勸說下,我選擇了中文系,選擇了公費師范。就像作者在文章中寫的那樣:在我所生活的那座小城,長輩們只關心糧食和蔬菜,對于年輕人的職業建議,也無非是近在咫尺的教師或醫生。

隨著在大學里接觸的越來越多,了解的也越來越多,雖然我還是沒有確定自己今后到底想做什么,但我逐漸知道,自己是真的不想成一名老師,不想在十九歲的年紀就知道自己今后的人生一定怎樣度過,夢想未來多一點可能性。

當我決心從公費師范轉入非師范時,我遭到了家人的強烈反對,面對的大都是不支持的聲音,我才意識到這樣一個悲哀的現實:原來家人除了知道自己愛吃什么,對自己幾乎一無所知。

不過這一次,我沒有像當初填志愿時選擇妥協,我毅然地做出了自己的決定,走上了和作者一樣的路:舍棄現有的衣食飽暖,打開城堡,一頭沒入風雪深處。未來充滿挑戰性、不確定性,我懷疑過、猶豫過,但卻沒后悔過。作者說:“選擇了一種走向,年輕的生命注定會有缺憾。”比起漫長的黑夜,我更害怕沒有陽光的明天。我永遠也忘不了在轉專業名單上,看見自己名字的那一刻,我心里仿佛是沖出牢籠的歡暢,未來像一片潔白的天空等著自己去著色。

在寒假的一個“尋找家鄉傳承人”的社會實踐中,我在風雪深處中隱約地看到了那條想走的路。

坐了一個小時的公交車,走了兩個多小時的山路,我來到了傳承人的家里進行采訪。第一次采訪,我不免緊張與不安,但卻發現自己很想享受采訪的過程,因為它好像為我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呼吸的每一口空氣都是新鮮的、充滿生機的。原來高山深處也有可能藏著這樣一個小山村,原來從小就接觸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生存現狀是這樣的,我突然明白了那句話:腳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會沉淀多少真情。采訪結束后,我心里想到了“記者”這一職業的可能性。

而大一下學期在在線的日子,我逐漸堅定了自己一生的道路:成為一名記者。

我喜歡開選題會時大家各抒己見的場景,都是思想的碰撞;我喜歡每一次采訪過程,去傾聽,去感受,去發現;我喜歡每次熬夜寫稿的自己,將輸入化為輸出,寫滿成就感……

現在每次上輔修的新聞學的課,我都有一種強烈的汲取知識的幸福感,如同作者所寫:一門門課程如一杯杯佳釀,讓我終日沉浸在臉酣耳熱的狀態中。

文章的作者從法學院轉入國防學院,獨自挎著書包去新聞系蹭課,自己聯系學校的好人好事進行采寫。他說:“我用直覺在心中描繪著記者該有的樣子,并努力撕扯自己的皮膚,讓它長出相配的羽毛。”四年前看的這篇文章,給予了如今的我做出這一系列選擇莫大的勇氣。

我們努力讓自己離記者這一職業近一點,再近一點。這是一條追逐夢想的路,更是一條不斷選擇心中的熱愛的路。

11月8日記者節那天,新聞寫作理論與實踐課的老師說,記者就是,你看到我的時候,我和新聞在紙上,你看不到我的時候,我和新聞在路上。不負初心,不負熱愛,永遠在路上。

熱門搜索

熱門推薦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掃一掃”,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幸福宝入口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