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杏已落 可緩緩歸矣
作者:王麗婧編輯:司小平
發布日期 2021-11-22 18:53:11

琥珀色的黃昏帶著淡淡的朦朧,點點細碎的陽光穿越樹葉的間隙在明凈的窗上跳躍。窗外,銀杏葉在悄然飄落,那悠然的曲線,驀然劃亮了我的目光。走出教室,站在樹下,靜靜地聽,落葉墜地,隱約響起了薄如蟬翼的窸窣聲。滿地的金黃,一直驚艷著人間,也曾有一個手握落葉的少年,悸動了我的青春。

初中的大多數回憶就像講臺上隨手被揚在風里的粉筆灰,早已無跡可尋。唯獨那個少年穿著校服手捏落葉遞給我的樣子,一路逆著時光愈發清晰。天空澄澈高遠,教學樓前夾到成排的銀杏樹比歷年更鮮艷明麗,閃耀著金色的光澤。一個人的午后,我踩著滿地落葉,獨自漫行在葉舞紛飛的銀杏樹下,偶爾伸手接住一片落葉,盡情釋放著一個少女莫名的詩意。那個少年就是在這樣的場景下沖入了我的畫面。是真的偶像劇,他不小心撞到了我,也是真的一見鐘情,他看到我手里的落葉已經不小心被捏碎,彎腰仔仔細細找到一片最黃最大的給我“賠罪”。我原本很生氣,但看到他那閃著光的眼睛及那真誠的笑容時,所有的不舒服全部煙消云散,失魂般地接過那片落葉,連聲“沒關系”都沒說出口,他便被同伴叫走。一陣秋風吹過,更多的葉子飄落下來,我的思緒也漸漸被拉回,他是那個校運會上在一百米比賽中贏得無數歡呼與尖叫的少年,也是我在深秋發現的“人間”。是的,就像雪小禪的《無愛不歡》里描寫女主人公看見愛她的初戀顧衛北一樣:這個生命中必然要出現的男子,沒有早一步,沒有晚一步,在這個金黃的世界,我就遇到了他。只是,我并沒有雪小禪小說里的女主人公幸運,在漫長的初中生涯中,我一直處于暗戀階段。

后來,我們就那樣越走越遠。雖然我們依舊在同一所高中,但很可惜,我們沒有分到一個班。我依舊喜歡他,和電影《情書》里的女主人公一樣,我也坐在看臺上,看他跑步,也為他能不能贏得比賽而揪心過,也為他會不會受傷擔心過。可是,長達五年的時間里,我們的交集真的很少,或許只有那些在樓道里碰面,眼睛一掃而過的交集。但這種交集是我僅能想到的不著痕跡的偶遇,那個少年,或許你會對我這張臉感到熟悉——因為常常見到,但你不知道我和你每一次的偶遇都是我精心策劃的“刻意”。每一次的課間,我都會拿著水杯在打水處徘徊,常常等到臨近上課;早早來到教室,時不時在窗外的人流中尋找你的身影,計算好時間等在樓梯口,只為看你一眼;常常逗留在你的班級門口,裝作和好朋友聊天,眼睛不時地飄向班級門,期待著你的出現。你不經意的一個笑容,即使不是對我,也能讓我開心一整天。銀杏樹從金黃色開始掉落,只剩下光禿的樹干和樹枝,又在下一個春天冒出嫩芽,在夏天枝繁葉茂,又在秋天從綠色變成金黃色,一年又一年,我和那個少年再也沒有在銀杏樹下相遇。

又是一個深秋,習習涼爽的秋風吹過,不時有金黃的葉子在我面前緩緩飄下,那般溫柔,那般安靜,那般輕盈,仿佛在守護一個易碎的夢。然而,夢終歸是夢,那個少年轉學到了另一所高中,從此,我和他就像兩條平行線,再無交點。少女的心如花,會為喜歡的人盛放,也會為喜歡的人凋零。盛放如陽光下的銀杏葉,轟轟烈烈,成為旁人回憶中的傳奇;凋零如山谷中的野百合,無聲無息,成為被時光掩埋的秘密。有很多次,我都幻想著有一天我會和他再次相遇,開啟那段未曾開始的戀情,只是我已經從秋天許愿到了冬天,而他還不曾歸來。

金黃的銀杏葉載著少年時代落幕的心動,秋風陣陣拂過酸澀而短暫的暗戀。最后,那片銀杏葉被我做成書簽,夾在了一本再不會翻開的書中,那段不能稱之為感情的暗戀也塵封在心底,只是,每當銀杏葉落下的時候,那個少年仍會在記憶中跑向我,手拿一葉,輕聲說句:“好久不見”。

熱門搜索

熱門推薦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掃一掃”,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幸福宝入口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