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做一條魚,遨游歷史之海
作者:魏曉暄編輯:賈鈺婕
發布日期 2021-10-15 17:49:20

我曾經不止一次地想過,歷史,到底是什么?這個問題的答案,直到現在也仍在尋找中,但每當我想起這兩個字,總會有許多人,許多事涌上心頭,或是激動興奮,或是冷靜深沉,也因此喜歡上歷史這門學科。懷著這樣一份情愫,我選擇來到桂子山,來到歷史文化學院,找尋問題的答案。

在我的記憶中,學習歷史是充滿趣味的。在博物館老師帶領下,我開始認識洛陽鏟,學習考古知識,重塑模型,使用曲轅犁,觀察古化石,在書本和實踐中探索,收獲有趣的知識。同時,我覺得歷史是有溫度的,正如王蒙曾說,歷史時刻塑造著民族的集體記憶,這集體記憶來自我們對歷史事件的梳理和珍惜,并在精神層面成為共同前行的動力,而新的歷史也在我們前行的過程在不斷被創造。懷著這份向往,我期待走進大學歷史的課堂。

然而理想與現實總是隔著湍急的河流,現實是此岸,理想即是彼岸。

第一次上課,老師為我們列舉一百多本推薦書時和各種數據圖書資源時,我頓時感到“路漫漫其修遠兮”。老師講課時旁征博引,寫下形態各異的甲骨文,講述最新的學術問題,但對于我而言,這全新的天地卻遙不可及,我緊跟老師的節奏,害怕一睡就會錯過一個世紀。我想要通過讀書跟上老師的節奏,卻不知該從何讀起,晦澀的詞語和各種人名地區總讓我摸不著頭腦。與高中相比,大學歷史涵蓋內容擴大,研究歷史事件還需要多角度進行探索,需要地理、化學、目錄學等多個學科綜合運用。歷史如同浩瀚無邊的海洋,而我則是從一條小溪初次來到大海的小魚,在小溪中我可順流而下,亦可溯流而上,然而面對四方皆茫茫大海,我該游到哪里去?這個問題并沒有答案。

對于歷史最初的興趣火花,早已被現實中研究歷史的重重困難一點點撲滅,我陷在現實的泥潭里,越想掙扎,越難以前行,越陷越深。我感到焦慮、迷茫、煩躁,但我也同樣清醒地知曉,我必須試著安靜下來,去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正如胡適所說“怕什么真理無窮,知識無涯,進一步自有進一步的歡喜”,不知不覺,我在一寸寸努力著。根據相應課表,我做好相應預習復習計劃,提前查找相關資料,理清文獻邏輯,原本晦澀難懂的知識現也逐漸熟悉起來。我會認真記下老師每節課推薦的書目,雖然讀起來有難度,但我會記錄每一本書的重點詞匯,慢慢咀嚼其中的含義,和同學討論,向老師請教。

在聆聽歷史文化學院第一屆基地班學習的侯深教授的講座中,她運用地理、政治、歷史變遷進行分析研究,將瑣碎的知識串聯成一張嚴密的網,我被她的淵博知識深深折服,也渴望像她一樣在歷史學研究中有自己的一方天地。正如章開沅先生所言,“歷史是已畫上句號的過去,史學是永無止境的遠航”,而歷史學家每一次旁征博引,研究分析的背后,都是日日夜夜閱覽書籍,伏案學習的積淀,都是對探索歷史最真誠的熱愛。懷著這樣的信念,每當我在夜闌人靜伏案學習時,讀一本書,寫一篇繁體字,做一張思維導圖,都有一種充實滿足感,因為,我奔赴在我所希望的路上。

“日拱一卒,功不唐捐”,我愿做一條魚,在歷史的浩瀚海洋里遨游,而我將無盡尋找,找尋我的方向。

熱門搜索

熱門推薦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掃一掃”,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幸福宝入口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