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話”挺有意思
作者:屈詩藝編輯:范書妍
發布日期 2021-10-25 16:25:48

“我想說的也許說了也沒有明白,不想說的不說你也能明白……”前些時日,某女星因為接受采訪時“哲學式”的迂回應答,被網友稱為“太極拳宗師”,這種說法方式也被列為“廢話文學”的典型之一。但并不是所有的廢話都可以被稱為“廢話文學”,像那些干巴巴的“天氣真不錯”和“吃了么”,只能讓你成為無趣的“話題終結者”。而“廢話文學”,可以讓你在結束話題的同時保持風度,在社交場上“如魚得水”。

“廢話文學”因其無厘頭、幽默、容易復制的特性爆紅網絡,許多網友們都愿意用這種說法方式在互聯網社交場上活躍一下氣氛。有人說,從恐懼社交到善于社交,只需要足量“廢話文學”的堆疊。當單身的你被七大姑八大姨問及“有對象了么”這類問題,利用好“廢話文學”,就足以應對大部分的尷尬。不論是溫吞地回答“該有的時候自然就有了”,還是狡黠一笑“談戀愛的時候就會有了”,都可以讓你避免羞惱、輕松糊弄過去。

在社交場景之外的文學作品和影視劇中,“廢話文學”也是制造戲劇效果的秘訣。

魯迅的作品中有句著名的話:“我家門前有兩棵樹,一棵是棗樹,另一棵還是棗樹”,是不是比單純地說“我家門前有兩棵樹”更讓人浮想聯翩?有幽默的網友戲稱,魯迅這么說是因為他近視,要瞇眼仔細看才能知道“另一棵還是棗樹”。是不是更有畫面感了?經典影視劇《仙劍奇俠傳三》中,雪見對景天說:“你不討厭的時候,還挺討人喜歡的。”要是只說“你有時候還挺討人喜歡的”,雪見這個角色大概就少了一股俏皮的魅力。

當我們獨自一人靜靜思考人生,腦海里的命題是“生存還是毀滅”這種“廢話文學”的時候,詩意就誕生了。

《奇葩說》辯手楊奇函說:“廢話說出花,就是藝術家。”當我們面對類似莎士比亞水平的廢話,也許能從其中品出如詩的意趣,微微一笑,調劑生活。譬如“今晚的月色真美”,又如“我們站著,不說話,就十分美好”。朱自清在《論廢話》中說:“人生其實多一半在說廢話,得有點廢話,我們的生活才有意思。”可不是嗎,我們坐著,想點廢話,就十分有意思。

熱門搜索

熱門推薦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掃一掃”,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幸福宝入口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