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品江城
作者:秦一冉編輯:屈詩藝
發布日期 2021-11-06 16:24:05

跨越600多公里的路程,從家鄉到武漢,從黃河到長江,從華北平原到長江中下游平原,從溫帶季風氣候到亞熱帶季風氣候,一封錄取通知書連接南北。

在踏上武漢這片土地之前,武漢是何種模樣?

視頻里常看到的,是武大的櫻花。春色正濃,櫻花掛滿枝頭,朵朵嬌艷欲滴。一眼望去,似神明慷慨灑下的浪漫花海,溫柔至極,不禁讓人沉溺其中。漸變的粉紅色像極了少女羞赧的腮紅,只一眼,已是心動。

作文中常提及的,是疫情中的武漢。英雄的城市,英雄的人民,76天,1824小時的堅守,武漢的行動護佑了整個大國。全國馳援,八方相助,白衣天使逆行出征,戎裝士兵奉命驅使,無論口罩下被勒紅的面容,還是防護服上的字跡,都是生命于困境的反抗與不屈,頑強得讓人動容。

歷史書常記錄的,是武漢的歷史。辛亥革命的槍聲,從歷史的回音之中傳來。辛亥革命像一把烈火,徹底燒毀了清朝搖搖欲墜的統治大廈。終于,不再有奴婢與主人的區分,跪了五千年的百姓可以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公民。武昌起義的夜晚,交織著緊張與謹慎。陣陣槍聲中,在漆黑的夜幕中撕開一頁,一頁中國人民軍隊的歷史。

可是,當自己真正呼吸著武漢的空氣,走過武漢的街道,撫過武漢的面容,才終于在心中拉近了與它的距離,才終于在心中有了歸屬。

還記得江漢路的繁華。四周的建筑烙著民國時期的印記,仿佛還帶著幾分穿著旗袍時尚女郎的脂粉味道。望向四周,人頭攢動,抬步向前,仿佛匯入熙攘的汪洋。真正步入其中,應接不暇的店鋪吸引著眼球,催促著雙腿。是萬花筒似的熱鬧,拼接出節日的氣氛。瞥見店門口扭動氣球的小丑先生,仍記得那次慌亂又緊張的石頭剪刀布,三個人對戰一人的不公平戰局,愣生生是只贏了一場。

走出熱鬧至極的步行街,一條狹窄街道闖入我們的視線。被在地上鋪展開的百貨,擁擠的小店,隨意搭扯的電線,時不時瞥到迎風飄揚的衣服,都帶給人撲面而來的生活感、煙火氣。好像自己走進的不再是武漢哪條陌生的街道,而是家鄉菜市場周圍的哪條小道。茶米油鹽醬醋茶,燈火可親,這大概就是無關地域的溫情吧。不言不語,相視一笑,即明了心底里最柔軟的一處。青色的石磚還在靜靜地陳述著關于時光的傳說,喧鬧的人群還在繼續演繹著自己的故事,而我與武漢的故事還在繼續。

還記得古德寺的肅靜。一邁進便望見香煙繚繞,輕輕幾縷,縹緲上升,向神靈傳達著凡人的心愿;紅繩被密密麻麻的捆綁在一起,隨風飄揚,格外顯眼。有祈求姻緣,有期待前程,有渴望健康……突然間,我好像能夠透過紅繩看見一個又一個鮮活的生命,希冀著平凡又相似的愿望。“平安喜樂”“順遂無憂”,縱然知道不過唯心主義的一廂情愿,但是這些樸實的心愿確確實實讓我動容,在骨感的世界增添一絲慰藉的云霓。

再往里走,便是哥特式的建筑,不同于中式建筑的內斂,張揚自己的個性與特點。臨近大門,僧人的低喃與剛剛的印象稍有不同,恍惚之間望見熟悉的金佛慈祥地端坐在大廳,兩旁是肅穆的僧人,蒼藍的衣褂,古樸又簡單。原來信仰無關外界,無論是西方的建筑樣式還是傳統的紅木構造,此心安處便是信仰所在。無關喧鬧,無關繁華,盤坐之時就已找到歸處。

踏過寺廟的門欄,無意間驚起地上的塵埃。回首身后仿佛靜止在時光里的古德寺,歲月靜好大抵如此。香客來來去去,世事變化萬千,于它不過彈指一瞬。我于武漢是否也是如此,但那也無所謂了,正像那句“我來過,我愛過,我活過”,至少在我的生命中,有武漢這座城市濃墨重彩的一筆,足矣。

熱門搜索

熱門推薦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掃一掃”,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幸福宝入口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