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青城:呼和浩特
作者:魏曉暄編輯:司小平
發布日期 2021-11-08 15:24:47

內蒙古首府呼和浩特的蒙古語含義為“青色的城”,因蒙古土默特首領阿拉坦汗和其妻子三娘子初到此地時,所見建筑皆是由青磚構成而得名。對于我而言,“青城”代表的不僅僅是歷史上的印記,它在今日擁有更豐富的內涵。

青色的古義,是指天空初曉時,云天與太陽光輝相接所形成的顏色。“時光一瞬,華表千年”,今日我們欣賞東方欲曉時的天青色,與千年前無異乎?而這千百年日日迎來天明的青色,又見證了多少歷史呢?

懷著這般向往,我心中的青色更添了一份歷史的厚重。呼和浩特的歷史底蘊,正如青色帶給我莊嚴雄厚的感覺。這里,是遠古的大窯文化遺址,是公元前306年趙武靈王在陰山腳下筑長城設立的云中郡,是漢代昭君出塞的茫茫草原,是魏晉南北朝時鮮卑在北方興起建立的都城盛樂,是遼代“一片長川天不盡,蕎花如雪近豐城”的豐州城……一座城,每一個名字,都是曾經來時的民族走過的路。

如今,我們在城市里依舊可以看到它被歷史洗滌過的痕跡,這也是民族融合的結果。

在藏傳佛教大召寺,時間贈與青城凝重古樸的氣質。我們隨處可見繪有吉獸如意、佛教人物的彩色壁畫,抬頭是紅墻青瓦金穹頂,仔細觀察四角屋檐上屹立著的各種神獸,它們眺望遠方,好似守護著這片土地,走進寺廟深處,寶石鑲嵌的銀佛卻更顯清秀端莊。禪一鳴清逸,燃一指香火,在繁華的鬧市區,大召寺卻以莊嚴靜謐自在其中,和光同塵。曾經的鼓樓早已因新建筑而拆毀,僅留下名字和一堵舊墻引人遐想,人生天地間,如白駒過隙,忽然而已,浮生若夢。那記錄時間的鐘鼓樓,也被時間所吞噬,在新與舊的交替中,僅留下斑駁的印跡。

在城外,青冢昭君墓和新建筑昭君博物館交相輝映,見證時代變遷。今日青冢郁郁青蔥,而曾經和親的隊伍來到這里時,應如是乎?亦或是莽莽荒原大漠孤煙?今日來往游人如織,曾經鐵騎上的民族,緬懷昭君時應是怎樣一番場景呢?走在舊城區,歷史痕跡中映射多民族融合。華燈初上,呈白色的回族清真寺建筑與淡黃色的燈光配合得剛好,在伊斯蘭大街,回族女子裹著頭發身穿長裙,男子則戴著民族傳統的白帽。再走一段路,便是藏傳佛教寺廟群,走在街邊,隨處可見飾有蒙古草原紋飾的建筑和花藝。歷史上的山西人“走西口”,為這座城增添了許多漢族的文化色彩,而如今這里的大多數居民都是漢族人。蒙族回族漢族……正因為和而不同,相互尊重彼此習俗,才讓多民族融合的生活綿延至今。

“草色入簾青”,青色擁有生機盎然之感。城市建在大青山腳下的平原上,受青山滋乳,青城更是一座生態綠色之城。在你印象中,這里是否是黃沙漫天不見遠方?然而,經過一代代人生態治理,這里早已是綠色海洋。在蒙草企業看來,修復生態絕不是隨意地人為干預,而是馴化鄉土植物,在大數據的幫助下人工進行自然恢復。蒙草建立的小草諾亞方舟,構建了全國最完備的鄉土植物種質資源和育繁推一體化生產體系;由“地、氣。水、土、生”的數據庫,是讓生態破壞的礦山、荒漠、草原恢復的寶典。參觀過蒙草草博園后,我明白,一顆種子的力量,是長時間扎根的破土而出,更孕育著生態、人民生活、經濟產業的勃發。

如今,在青城,無論是身邊的口袋花園,還是大規模的森林草原主題公園,無論是城內海綿城市,還是城外萬畝防風林,都可見花藝草植,欣欣向榮。

青色,更代表青春與活力。在時代的潮流下,青城也越來越現代化年輕化。在這里生活,城市管理的便民化日益可現。街道路口,“青城驛站”頻繁出現,豪華裝修的別墅外觀下,“驛站”竟是城市公共衛生間!在這里,還有報紙書籍閱覽室、咖啡廳、便利店……這樣獨特的“別墅”體現的是以生為本的理念。在這里,領先乳業蒙牛伊利總部佇立,我們可以參觀奶源基地,體驗自動化工廠,認識聽音樂的奶牛,品嘗最新鮮的牛奶,試驗最新的研發品種,喝最純正的奶茶,感受最濃的奶香,共同見證乳業之都的經濟發展。

遇見青城,在這里追溯歷史,感受自然,體會活力,邂逅青色典雅。

熱門搜索

熱門推薦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掃一掃”,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幸福宝入口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