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商而不言商,義賣只為愛賣
作者:吳曉會編輯:張兆珍
發布日期 2021-11-18 16:13:30

這個假期,我沒有選擇窩在宿舍享受周末,也沒有泡圖書館完成作業,而是同室友一起到東湖沙灘浴場參加一個義賣活動。我以為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志愿活動,就像過去一年多在大學生活里或圍觀、或躋身的許多形形色色的義賣活動那樣——一些愛心人士組織起來販賣手工藝品,盡可能的推銷去籌集錢款,最后將這些得來的錢財捐給需要的人。但是后來我才發現,志愿活動的意義不僅僅是自我奉獻,義賣活動的終點也不止于募集錢款。

炎炎夏日,我們二人悠閑地漫步在東湖大道,享受著曼妙的景色和絲絲煙火氣,也抱怨著老師布置的校外實踐活動作業。曾經的我或許從沒想過,第一次乘車一個多小時到達武漢著名的東湖既不是為了欣賞湖邊景色,也未能騎上一輛共享單車暢游湖畔,只是為了一場校園里屢見不鮮的義賣活動而奔波勞碌。

下午四點左右,我們與負責義賣活動的同學會合,本以為她同我們一樣,只是為了完成老師布置的一次社會實踐任務,后來在交流中知道她早已完成任務,而加入理享家只是因為熱愛與奉獻。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本就不大的沙灘逐漸變得擁擠,我們也要開始自己的工作了。“你們兩個左右手上掛幾個10塊錢的和15塊錢的掛飾,然后跟著我一起到下邊看看吧。”昏暗的燈光下女生的眼神顯得格外堅定,朦朧的夜色中那件紅色馬甲異常亮眼。

“您好,我們是武漢市理享家青少年公益服務中心的志愿者,致力于青少年公益領域。我們今天在做一個關于自閉癥兒童的義賣活動,為何媽媽自閉癥兒童救助中心籌集治療和生活費用。何媽媽自閉癥兒童救助中心是由何媽媽以及16個自閉癥患者組成的愛心團體,這里的每一個手工藝品都是自閉癥兒童們耗費至少兩個月的時間制作的。”短短一百多字的介紹,已經在我腦海中循環往復了不下十遍。擁擠的沙灘上,如春芽一般的期待,在星星點點的共情中逐漸蔓延。

“不要有太大壓力,其實就算賣不出去也沒關系的。我們的主要任務不是賣東西,而是向他們介紹我們、介紹理享家、介紹何媽媽,讓更多的人知道有那樣一個充滿愛心的團隊,有那樣一群需要幫助的孩子和一個偉大的‘母親’。”女孩的叮囑依舊縈繞在耳邊,然而我的思緒卻已經飄向了遠方。“等會兒下去不要太緊張,放輕松,第一次介紹的時候都這樣,熟悉了就好了……”

她為什么說賣東西不是我們的主要任務呢?難道義賣活動不就是賣手工藝品去幫自閉癥兒童募集治療費用的嗎?

懷著滿腦子的疑問,我迷茫地跟著她踏上了沙灘。“您好,我們是……”在她跟別人介紹的時候,我的任務就是向游客展示一個個手工藝品,告訴他們具體的價格。這時,我又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問題——女孩選擇的對象基本都是一些小孩子。向小孩子介紹這么多東西,他們能聽懂嗎?還是說是因為孩子會更容易喜歡這些好看的手工藝品,他們的錢更好賺嗎?

終于,在她介紹完尋找下一個目標時,我忍不住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她告訴我,理享家服務的主要對象就是青少年,也想讓更多的青少年參與到、感受到社會組織的愛心與幫助。這一刻,我忽然明白了為什么我們的任務是宣傳,為什么宣傳的對象是小孩子。

是啊,義賣本就不是一場商業活動,它只是以銷售為媒介進行宣傳。說服一個游客、籌集一點捐款、感受一份善意……義務活動中一點點小小的業績或許都會給予我們滿足感和成就感,但我們卻不能因為這些肉眼可見的收獲就忽略了愛的傳播。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志愿活動就是那空中飄灑著的火星,在一次次的燃燒中點亮更多的火花。或許火星需要載體,或許義賣離不開商業,但志愿活動的本質依舊是那些燃燒著的、熱愛著的美好的心靈。

夜晚回學校的路上,我的心跳同腳下的自行車一樣肆意昂揚。我知道,那不是因為不用買門票進景點,也不是因為第一次見到沙灘,而是因為第一次切實明白了義賣的意義,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所做的志愿活動的真正價值。

一件件禮物從我手中發放,一顆顆愛心在我的見證中成長。我看見,那些星星的孩子在向我招手。

熱門搜索

熱門推薦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掃一掃”,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幸福宝入口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