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享生命之美
作者:呂雪雯編輯:范書妍
發布日期 2021-09-30 18:10:35

馬克思曾說:“一切事物都是作為過程而存在的。”我們正在經歷的生命亦是如此,生命是一趟單程旅行,這趟旅行沒有目的地,沿途的所見所聞都交由我們各自來決定。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仿佛已經習慣期待一個個結果接踵而至,如同大掃除后那舒適整潔的享受,抑或是十年寒窗后金榜題名的輝煌一刻。但當我們開始思索生命,便會發覺,生命在主觀體驗上而言其實并沒有可感知的結果,也就沒有令人振奮的最終目的等待著我們。反之,我們終有一天會失去感受和思索的能力,主觀世界也將不復存在。生命的有限提醒我們,要確立自己的人生哲學,創造自己的存在方式。

在生命存在方式的議題上,垂暮之年的老人常常最有發言權,他們見過了各色景觀,嘗過了人生百味,于是對年輕人有說不完的教誨。德高望重的老者時常感嘆生命如煙花般絢麗又易逝,因此生命的意義就在于剎那的極致綻放。而這極致的綻放便是我們的青春年華,是青年人在恰當的領域中做出難以磨滅的成就,以卓越的貢獻在大地上揮灑下自己存在的痕跡。然而,另有一些哲學家與詩人對于生命持著一番不同的見解。古羅馬詩人賀拉斯放聲高呼“Carpe Diem”,他說,“正是因為存在的時光無時無刻不在流逝,才更要把握今朝,享受當下。”事實上,不同的個體對生存方式的見解是如此的相異,選擇活在準備中抑或是活在當下,這種差異本質上彰顯的是對“生命如何度過最有價值”的主觀回答。

那么我們究竟是要向著某個目標追尋不已,步履不停,還是要活在當下,及時行樂呢?匆匆趕路的生命行者縱然有更大的潛能去創造價值,但倘若我們緊緊盯著遠方的目的,奔波在趕往下一個目標實現的途中,卻忽視了沿途美麗的風景,忘記了感受生命旅程本身的美妙,該是多么的遺憾。又倘若,我們打著活在當下的旗號,盡情享受所能得到的一切資源,沉溺于簡單易得的快樂,那么隨之而來的便是快樂閾值迅速提升,幸福感也愈加難以獲得,這又將是多么的不幸?

這樣看來,上述兩種存在狀態好似都過于極端。那么,如何兼顧生命意義感的創生,又能使美好的生命體驗保有健康可持續的狀態呢?唯有過一種審美的藝術生活,悅享生命之美感。其精妙之處在于,我們既能在審美體驗中感受個體生命的崇高與獨特,又得以在美學實踐中促進生命活力的可持續發展。

人是向真、向善、向美的存在,對美的感知和求索是人類發展的內在規定性。無論是宏觀層面對于科技發展與社會進步的探求,還是個人層面對于美德與理想的追尋,我們都得以窺見——追求善與美的原始沖動貫穿了人類發展的始終。于個人的生命哲學而言,將美的體味、追尋與創造作為人生的重要使命,將自己視為生命之美,將自己融入自然之美,便能在宇宙觀與人生觀的層面上降維超越一切生活方法論。在向著真善美圣的生命實踐中實現人生意義感的確證,愉悅平和地走在生命旅途中。倘如能夠以審美的眼光體會、展現并期待于創造生命過程的美感,那么每一刻時光都將成為生命的目的本身。我們將會發現,稀松平常的事物竟可以被賦予極致的美感。我們會因生命的律動而喜悅,會因生命間的相互交匯而倍感歡欣,會因生命創造出的實物之美、理念之美感到訝異不已。

悅享生命之美的我們既是美的觀察者,也可以是美的體驗者和創造者。懷抱著悅享生命美感的生命態度,轉念便會發覺,單單是邁開雙腿走在布滿秋葉的路上,都讓人生發出自然之美的享受,更不用說親身投入創造美的實踐了。個人愿景與社會愿景的實現過程是創造美的土壤,當我們用熱愛和專注忘我地踐行善美之價值實現,那么這一過程創造出的個人價值和社會價值將不斷引領我們超越當下的自己,邁向可持續的未來。因此,悅享生命之美的生存哲學能滿足人對崇高感和意義感的追尋,與此同時,也為生命持續性的正向發展提供著源源不斷的內在能量。

生命可以被視為滿載基因的小船,也可以被視為一株株會思考的蘆葦,不過,它更是一場永遠處在創作中的藝術品,愿我們皆可成為生活藝術家,懷著對美的熱愛捕捉美好迸發的每個瞬間,從容通透地鐫刻生命的每個片段,在專注與沉醉中期待生命美感的降臨。

熱門搜索

熱門推薦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掃一掃”,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幸福宝入口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