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勒心中的武漢畫卷
作者:陳宇婷編輯:屈詩藝
發布日期 2021-11-06 16:02:31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孩提時,我從詩句中初識武漢。“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而今少年時,我用腳步親身感知武漢的壯闊。得以輕嗅武漢最撫凡人心的人間煙火氣,我心中的武漢畫卷從耳熟能詳的武漢抗疫英雄詩篇中脫胎而出,愈發具體生動了起來。是的,武漢的畫卷從模糊變得清晰了起來:這幅畫卷“大”得一眼望不到邊際,亦有數不清的動人心弦“小”細節。而我此刻,正想用心讀懂這幅畫卷。

兩個月前,我從電影《中國醫生》中回味武漢的英雄氣概,為即將踏上這片土地而感期待;一個月前,我的家鄉突遭疫情襲擊,我又從“熱干面”的馳援中體會到武漢的重情重義。由于延遲開學而多出來一小段假期里,我穿上防護服,走上志愿者的工作崗位,整個人恰似記憶中武漢人民抗疫的模樣。

一個小朋友問我:“姐姐,你是從武漢來的嗎?”那一刻,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在心底迸發,好似一條無形的細線將我和武漢更加緊密地聯系起來。我在心里的武漢畫卷上添上了自己。

我笑著答道:“我將往武漢去。”

疫散云開。我終于來到這座城市,用腳底感受著這片土地的溫度。于我,它不再只是書上、網上的一張圖片,已然是真實可感的一座鮮活的城市。

我從機場出發,途經武漢長江二橋。霧靄氤氳,暮云叆叇,車窗外的雨下得很大。一路上,滴滴師傅與我攀談,臨下車時得知我沒有帶傘,還熱情地送了我一把。我想,一座有水潤養的城市定是有靈性的吧!而武漢就是這樣的城市,長江滋育人民,東湖風光宜人,因水而生、逐水而建、倚水而興,一城凈水、兩江畫廊、三鎮靈秀,誠可謂“一座漂在水上的城市”!

作家方方曾說:“武漢人的性格也就有點像水流一樣,無拘無束,自由而散漫。”正所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武漢人生在水邊長在水邊,因而有著滾滾長江水的奔放豪爽與大氣熱情,也有著東湖水一般不易察覺到的柔情。我喜歡水,從家鄉的木蘭溪到武漢的長江、南湖邊,從沿海的家鄉小城到多雨的武漢,從好客的家鄉人到熱情的武漢人,一個個熟悉的相似點慢慢出現。而我對武漢的印象也在尋找這諸多相似點的過程中更加深刻了。心底里的武漢畫卷更加清晰,也更加鮮活。

在我看來,武漢很大。大到長江之闊,博物館、美術館的文化氛圍之濃,大學城范圍之廣,千年荊楚的歷史底蘊之深。但我又覺得,武漢很小。小到街邊小吃店的煙火氣,滴滴師傅的熱情細心,隨處可聽見的武漢口音,舊時里弄中人們的日常生活,夜里江灘挽手看景的情侶。大得震撼,小得溫情,這正是武漢這座城市的魅力所在吧。

大與小的融合,親切與陌生的交織,使我心中的武漢畫卷更加豐富了起來。如今,我有幸在武漢求學,能夠在與這座城市的朝夕相處之中,更深入地認識大武漢,更細致地挖掘小武漢。有人說,想要了解一座城市就要去它的博物館,在博物館里了解武漢的過去。那么我想,要融入一座城市就要走進它的老街舊巷,看看尋常百姓的生活,融入武漢的現在;走進現代化的高樓大廈,想象自己在武漢的未來。我會去往詩中的黃鶴樓,在這座高大壯麗的古樓中感受武漢的古樸韻味,為心中的圖畫再添幾分恢弘;我會前往夢里的戶部巷,嘗嘗巷子兩旁的美食,走過煙火氣十足的巷子,將吆喝聲、歡笑聲收藏。當然,我也不會錯過武漢長江大橋——江邊落日、高樓大廈、江水、游船、芳草鮮花、忙碌的行人、愜意的游客,以及在長江中心的游泳者,都會是構成武漢畫卷的一個個小元素。

一想到這座城市中還有許多地方沒有好好逛過,我心里就期待得發癢,恨不得“一日看盡武漢花”,但好在我還有很長的時間去認識它、了解它、融入它。

國慶期間短短數日,我已然在武漢的大畫卷找尋到一些讓我驚喜的小細節。未來,我將以小我融入這座大城,手執畫筆,將心中的武漢畫卷勾勒得更加濃墨重彩。

熱門搜索

熱門推薦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掃一掃”,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幸福宝入口地址